真爱

真爱。是否平常,
不假,实际?
只活在两人世界的一对
能给这世间什么?

让人称羡,却不见好处,
百万之中仅一,可又自觉
是必得这般。但所谓为何?
没为任何。
光不知从哪儿照下。
何以是他、她不是别人?
这公平吗?是不公平。
这不有违我们辛苦奠下的公理,
从山峰投下规范吗?这话没错。

看这幸福的一对。
为了朋友,至少收敛一下,
伪装些哀伤。
听他俩笑——是一侮辱。
他们言谈之语——无比清晰。
这对的小小庆典、仪轨、
繁琐的家常互动——
简直是背着世人设下的一大阴谋。

若这模范让今人跟风,
真不知这人间会变得怎样。
宗教、诗歌该依何而立?
该记载什么?该卸下什么?
谁又愿意中规中矩?

真爱。是否必要?
巧智同经验教我们要忽视它,静静地,
像名人对待丑闻那般。
没有真爱孩子照生无误。
它无法让人在百万年内布满地球。
它总是太少。

就让不曾寻获真爱的人
一直说着真爱不在。

唯此他们才能生、死无怨。

……………………

自Wisława Szymborska的”True love”。初译于2014年8月17日,若引用,望列明出处。。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