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之马

毋需的:就日子、传记作者与纸
的偏爱照镜,
我从心上撕下炼狱的巡长,
又撰下最哀的字句。

我到处溜走,收纳幻象,
在缝叶莺的巢同鸟们对话:
时常,它们,以暨冷又致命的
音声吟唱,逼迫诅咒离逃。

那在天上的辽阔疆域
饰有虹的蒙昧地毯
与晚祷草木;
我朝那儿走去,感到疲惫,
踏着新坟捣扰的土壤。

我路过弃纸,走过原处,
穿得原本又沮丧:
我喜欢敬重的弃蜜,喜欢
在睡叶间老去
的轻柔提问与褪色紫罗兰;
那奢想助人的扫帚无疑
正面浮哀色。
我毁去吹哨的蔷薇,魅人的忧虑:
分裂心爱的另端又去
等候匀称、无垠的时间:
让人哀伤的我心底的味道。

是怎个的一日!乳的晖,暨厚,
又密,数字的,把我给耽溺!
我听红马正啼——
焕发,赤裸又赤足。
我骑上它,路过一些教堂,
奔经没了卒的营,
引上一伙恶军追逐。
它桉木的双眸窃影,
它钟的身奔袭。

我欠长时华丽的雷击,以及
一位亲人传承我的过去。

……………………

自聂鲁达(Pablo Neruda)《地上的居住》(Residence on Earth)第一册第三篇,”Dream Horse”。初译于2013年3月26日,若引用,望列明出处。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