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母亲们的歌

他们并没死!他们还
在炮火间
伫立,仿若烧着的灯芯。

他们净纯的影子
在铜染的草原结聚,
像上了盔甲的风之帘,
似路障怒火的彩色,
仿若天际隐着的心房。

母亲们!他们在麦子间伫立,
高若晌午的深度,
占据着平原!
他们是黑了音的钟响
在许多思拉谋害的尸首上
高奏凯旋。
                        似落尘的
姐妹们,破碎
的心,
对你们的死去抱有信心,
它们不只是血染
的石下之根,
它们可怜的碎骨不只
垡了土壤,
它们的嘴角还嚼咬干粉末,
如铁海地攻战,它们上举
的拳掌还在抵抗死亡。
因为有一无形的生命会自许多
的尸首间升起。母亲、旗帜、孩子!
这般活着的一副主体:
在黑暗里守卫的一脸残目,持握
满是冀望的剑!

卸下
妳们哀悼的斗篷,衔上
妳们的泪水直到将之铸成金属,
因为在那儿我们会日以继夜地攻袭,
日以继夜地狠踢,
我们日以继夜地唾吐直至
仇恨的门框倒下!
我没忘却妳的不幸,我认得
妳的儿子,
倘若我为他们的死去感到骄傲,
我也为他们的生活感到荣耀。

                                他们的笑声
在寂静的工坊闪过,
他们隧道上的步伐每日
于我身旁奏响,临着东边
的橙、南部的网、
印刷的墨,还有
建筑上的洋灰,
我看见他们的心烧着火与力量。

可如同妳的心,母亲们,
我的心底也有许多的哀悼与死亡,
像一让血——那屠戮他们笑颜的血——
给浸透的森林,
同时又漫有狂热的警戒之雾
与日子揪心的孤单。

但,
除了去诅咒那饥渴的鬣狗、残酷
的死嚎、那
非洲恶霸的咆哮,或
忿怒、嘲讽、涕零,
已被哀、死刺伤的母亲们,
去看那诞下的神圣日子之心,
了解妳死去的儿正于地底微笑:
他的拳已伸得比麦子还高。

……………………

自聂鲁达(Pablo Neruda)《地上的居住》(Residence on Earth)第三册第四篇“吾心西班牙”(Spain in our hearts)的第七首,” Song for the mothers of slain militiamen”。初译于2013年3月12日,若引用,望列明出处。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