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你摸触

每日你摸触宇宙的光。
驾临那花与水,像灵巧的访客。
你更甚于我每日紧握如
果串的白首。

你别于任何人,只因我爱你。
让我把你散在黄色花环上。
谁在南方的星斗间以烟的字母写下你名字?
哦,待我回想你存在前之模样。

突然风呼啸又敲打我阖着的窗。
天空仿若一张塞满影之鱼的网。
这里风或迟或早全都会让走。
大雨脱下她的衣。

鸟飞过,逃逸。
风。那风。
我仅能抗衡男人的横力。
暴雨刮起暗叶
释走昨夜所有系在天上的船舟。

你在这。哦,你没躲避。
你会回应直至我最后的诉求。
把我紧拥仿若你受了惊扰。
即便如是,有时一道异常的影子掠过你双眸。

如今,现在,小可爱,你给我捎了忍冬木,
甚至你的乳房也闻有那味。
正当哀伤的风前去屠宰群蝶,
我爱你,我的幸福啃你嘴的梅子。

你该有多辛苦,为了迁就
我的蛮横,我孤单的魂,我那让这所有持续的名字。
多少次我们看见金星燃烧又亲吻我们的眼,
灰光于我们上方旋转的扇下解缚。

我的字语淋透你、触摸你。
我爱你身的珍珠已有好段时间。
我甚至觉得你据有整个宇宙。
我会自山峦、蓝铃、暗色榛木还有
几筐木篮的吻给你采来幸福的花。
我要
像春日对待樱桃木般爱你。

……………………

自聂鲁达(Pablo Neruda)《二十首情诗与一首绝望的歌》(Twenty love poems and a song of despair)第十四篇。初译于2013年2月2日,2014年4月15日更新。欢迎转载、引用,只需列明出处。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