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天之外

近天之外,半个月
在两山间落脚。
悠转又游荡的夜,眼的挖凿者。
且看有多少星斗给砸入水潭。

它在我眉间划下哀悼的十字,然后离去。
蓝金属的炉,夜沉寂的战斗,
我的心旋转如疯狂的轮子。
从远方而来,自远处被携来的女子,
有时你的看望在天空下闪耀。
雷鸣,暴雨,忿怒的飓风,
你划过心上没有停歇。
墓碑的风夺了,沉了,又散了你瞌睡的根。

她另一边的大木被连根拔起。
可你,无云的女子、烟的质问、玉米的穗。
你是风与荧叶的连盟。
夜的山后,大火的白色百合。
啊,我无话可说!你是一切。

切割我的胸腔成片,渴望,
是时候走上另道她不再微笑的路。

埋钟的暴风雨,泥泞的伤痛漩涡,
为何如今去碰触她,为何让她难过。

哦,去跟随离别一切的路——
没有心伤、死亡,没有在露水里张望
的冬日沿途等待。

……………………

自聂鲁达(Pablo Neruda)《二十首情诗与一首绝望的歌》(Twenty love poems and a song of despair)第十一篇。初译于2013年1月22日,2014年4月15日更新。欢迎转载、引用,只需列明出处。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