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于松和延绵的吻

醉于松和延绵的吻,
我驶舵蔷薇的快帆仿若夏日,
弯入艰苦日子的死殆,
深陷我海般实在的疯狂。

无力又被挞入饥渴的水潭,
我于季候的酸味中行航,
还身着又灰又苦的音
和弃枝哀伤的饰章。

我决了心去踏上我的一波海:
月的,日的,又热又冷,一次过,
在白的,幸运的,似臀般可人的岛屿
入口处停帆。

我吻的衣颤抖,在潮湿的夜,
让电流给击至疯狂,
壮烈地分裂成梦,
而醉人的薔薇侵占我。

在波涛的周外,逆流而上,
你的他身臣服于我的臂,
仿若一只不停系牢我灵魂的鱼,
在蓝天的力量下,疾速又缓慢。

……………………

自聂鲁达(Pablo Neruda)《二十首情诗与一首绝望的歌》(Twenty love poems and a song of despair)第九篇。初译于2013年1月12日,2014年4月15日更新。欢迎转载、引用,只需列明出处。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