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甚至没了这暮色

我们甚至没了这暮色。
当蓝夜于傍晚落到这世界,
没人见着我们肩搭肩。

我自窗户望见
远处山巅日落的狂欢。

有时一片太阳
在我掌间似铜币般灼燃。

而我想起了你。我的灵魂
给你熟知的我的哀伤攥着。

彼时在哪儿?
有谁在旁?
说些什么?
为何全部的爱在我悲伤又感到
你已远去之时会突然涌来?

暮色里落下的书老是被翻至那处,
我的斗篷在我足下卷缩如受伤的犬。

总是如此,你总借黄昏
朝暮色磨掉塑像之处隐去。

……………………

自聂鲁达(Pablo Neruda)《二十首情诗与一首绝望的歌》(Twenty love poems and a song of despair)第十篇。初译于2013年1月13日,2014年4月15日更新。欢迎转载、引用,只需列明出处。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