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的一身

女人的一身,白色丘陵,白色的股,
你似一个世界,无力地躺着,
我俗鄙的农身凿入你
让儿从土底蹿出。

我隧道般孤单。众鸟离去,
夜残酷地将我围剿。
为活下去我拿你当武器来炼,如我弯弓上
的箭,我弹弓上的石。

但报复的时候降临,可我爱你。
身的皮、藓,身的渴与奶。
哦,乳房的高足杯!哦,不再的双眸!
哦,骨盆的玫瑰!哦,你的音声,又缓又哀!

女人,我会因你的多姿不懈到底。
我的渴,我无尽的欲,我移换的路!
暗沉的河床有永久的渴流淌,
有疲乏相随,与无限的痛。

……………………

自聂鲁达(Pablo Neruda)《二十首情诗与一首绝望的歌》(Twenty love poems and a song of despair)第一篇。初译于2013年1月6日,2014年4月15日更新。欢迎转载、引用,只需列明出处。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