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班牙因富人之过贫困

                                                诅咒
不去看的人,诅咒天煞的瞎盲,
那给沉肃的祖国捎来涕零
但不是面包的人,诅咒
那杂污的制服,酸腐的长袍,还有
流连洞窟、墓地的臭脏犬。
西班牙举国上下贫困得
如烟灰的马匹,
像从厄春坠下的石子,
稻田还被封
禁着,蓝、锡
的秘密储室,卵巢,门,锁上
的拱门,试图临盆的
深处,全被携枪
的步兵看守着,
被杂有哀伤与背叛的修士
及大臀王的走狗守着。
坚毅又遍栽苹果、松木
的西班牙,妳悠哉的主子下令:
严禁植苗或开垦矿场,严
禁饲养牛羊,
但去凝视墓碑,年复一年
去走访哥伦布之像,去
同美国来的猴儿嘶叫
阶级与堕落的平等。
严禁设立学校,严禁用犁
破开地壳,严禁储藏
多余的粮草:祷告,禽兽,祷告,
只因有位同样有着大大臀的神
在等侯你:"弟兄,拿我的汤去喝吧。"

……………………

自聂鲁达(Pablo Neruda)《地上的居住》(Residence on Earth)第三册第四篇“吾心西班牙”(Spain in our hearts)的第三首,”Spain poor through the fault of rich”。初译于2012年12月10日,欢迎转载、引用,只需列明出处。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