轰炸/诅咒

明天,今日,沉寂同
冀望的震骇在妳足下像
大调的乐曲:光,月,疲乏
的月,众多的
手、钟,它们的月!
                                孕育之母,
燕麦硬了时的拳,
                            冷漠
而混账的一堆英雄!
谁?走旱路的人,是谁,
谁,谁?在血,在影子里,谁?
在一瞬间,谁,
                        是谁?灰烬
落、落,
暨铁器,暨
石,暨死,暨涕零,暨火,
谁,谁,母亲,谁,在哪儿?
被犁垡的祖国,妳定
会在妳的灰烬间像水永恒的花般重新崛起,
我发誓,妳口渴的嘴会有面包的花瓣
和游离的初花迎向空中。诅咒,
诅咒,诅咒那携有斧把、虫蛇,向妳凡间之所
走来的人,诅咒那等待大门向摩人
及贼匪敞开的人:
他们干了些什么?去,去拿灯
来照看这被浸泡的大地,看这已遭火焰吞食
的焦黑小骨,那是西国给谋害时
所落下的衣饰。

……………………

自聂鲁达(Pablo Neruda)《地上的居住》(Residence on Earth)第三册第四篇“吾心西班牙”(Spain in our hearts)的第二首,”Bombardment/curse”。初译于2012年12月10日,欢迎转载、引用,只需列明出处。

Advertisements

评论

One Comment so far. 评论已关闭。
  1. .

    注: 西国,意指西班牙;摩人,指摩尔人(Mo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