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尔兹

我摸触怨念如每日的乳房,
我一衣一衣没有停歇地走来,
悠远地睡着。

我不是,我不是东西,不识任何人,
我没有海的或木的兵器,
我不住在这房子里。

我的嘴里充有夜与水。
永恒的月子决定了我所
没有的。

而我确有的泛在波涛间。
一淌水的雷电,我的一天:
铁的底。

没有逆风的海,没有盾,没有帆,
没有难以理解的特别解答,
或恶毒的眼皮。

我顿时活着,但其他时候我都在跟随。
我突然摸上一张脸而它杀了我。
我没有了时间。

别在我收回传统的、野蛮的思绪或
血之酒的时候
去搜寻我的踪迹。

别喊我:那是我度日的方式。
别唤我的名字或我的阶级。
留我一人在我的月子,
在我负伤的地貌里。

……………………

自聂鲁达(Pablo Neruda)《地上的居住》(Residence on Earth)第三册第一篇的第三首,”Waltz”。初译于2012年12月5日,欢迎转载、引用,只需列明出处。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