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释几样事情

尔会问:紫丁香到底上哪儿了?
还有罂粟玄秘的毯子,
不时敲打、往你词语填充
小鸟和洞窟的雨,
它们到底去哪儿了?

我将述说我身上发生的一切。

我家在马德
里的一隅,有铃,
有钟,还有树。

从那儿能望见西班牙
瘦实的脸庞,
仿若一海的皮制品。

                                我的房子称作
花之屋,因为遍处都是绽放
的天竺葵:一座
有狗、有孩童
的舒适房子。
                    劳乌,你可记得?
你可记得,拉斐尔?
                                费德里克,你可记得
在地底,
可记得我房子的阳台,六月的夏晖
在那儿往你嘴里填塞许多的花朵?

                                                        兄弟啊,兄弟!
一切
了不起的事物叫喊,咸的货品,
成堆颤动的面包,
阿奎列斯市集的塑像仿若
鳕鱼群中苍白的墨水池:
伸入长柄勺的橄榄油,
充斥街道的低重肘、步响声,
长度,容量,生命
尖锐的精萃,
                    堆叠的鱼,
冷阳下分布的房顶,其瓦
上正逐步疲惫的风向标,
土豆狂乱的上好象牙,
延绵到海的番茄。

一天,早晨全都在燃烧,一
天,火焰在早晨自
大地串出,吞没
所有人,从此都是
火,从此都是
炮,从此
都是血。

调派战机的贼匪,号令摩人的贼匪,
戴有指环、搂有女爵的贼匪,
黑袍修士保佑的贼匪
经空路去屠杀孩童,
而许多孩童在街口流淌
的血,正如孩童的血。

豺虎唾弃的豺兽,
马蓟本爱咀嚼但却吐出的石子,
毒蛇憎恶的蝰蛇!

面着你我看见西班牙之血
升起,把你浸死
在一连串的刀斧与尊严!

叛国
的将军:
去看我死去的房子,
看那破碎的西国:
从一栋栋房子走来的是火烧的金属,
那不是花,
从一窟窟凹陷的西班牙走来的是
西国的崛起,
从一位位死去的小孩走来的是长眼的枪械,
从一起起的罪行走来的是
哪天会搜索你心房所在
的子弹。

尔会问:何以你的诗句不向
我等述说睡意、叶丛,或
你祖国巍然的火山?

请看那街市上的血,
请看那
街市上的血,
请看那街市上
的血!

……………………

自聂鲁达(Pablo Neruda)《地上的居住》(Residence on Earth)第三册第四篇“吾心西班牙”(Spain in our hearts)的第六首,”I explain a few things”。初译于2012年11月29日,欢迎转载、引用,只需列明出处。

Advertisements

评论

One Comment so far. 评论已关闭。
  1. 子晏,

    .

    注(一): 西国,意指西班牙;摩人,指摩尔人(Moors)。

    注(二):就花语的角度来看,原文中的geranium应该意指天竺葵,或者更精确地说,原文“geranium”所指称的应是oak-leaved geranium,它所相应的花语是“True friendship”。但实际上oak-leaved geranium并不来自“geranium“这一“属”,而是Pelargonium。天竺葵的植物学名叫做Pelargonium quercifoli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