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的十四行诗,第9

那里,焦躁的海石被浪涛碎击的所在,
清光裂开,玫瑰给颁布,
海的旋子卷缩至一串花蕾,
至一滴蓝盐,下坠。

哦,在泡沫中崩爆的鲜艳木兰花,
磁般的短暂,它的死亡绽放、
消逝——存在、虚无——永远:
破碎的盐,大海炫目的搖晃。

在大海摧毁它无尽的雕塑,
崩塌它纯白与疾速的群塔之时,
妳我,爱人,我们一同认可那寂静:

因为在隐形的布匹、奔腾的河水及
不停的流沙所编成的许多纺织里,
我们共谱那唯一的温柔。

……………………

自聂鲁达(Pablo Neruda)《一百首爱的十四行诗》(Cien Sonetos de Amor)的第九首(早晨篇)。初译于2012年11月,欢迎转载、引用,只需列明出处。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