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的十四行诗,第7

随我去,我道,没人晓得
我的疼处在哪儿,或怎么个敲打,
没有赠给我的船歌或康乃馨,仅有爱
所剥开的一处伤。

随我去,我再道,仿若我正死去,
没人瞅见我嘴里淌血的月,
或迈入肃穆的一滴血。
啊,爱人,那长有刺的星辰,我俩如今可以将之忘却!

这是为何,在我听见妳说
随我去,妳看似早已释放了哀痛,那爱,
那从藏窖的喷泉底处开始泛滥

但又给软木塞困堵的酒之怨怒:
在我嘴里,我则又一次尝到康乃馨与血、
石子与烫疤这些火的味道。

……………………..

自聂鲁达(Pablo Neruda)《一百首爱的十四行诗》(Cien Sonetos de Amor)的第七首(早晨篇)。初译于2012年11月,欢迎转载、引用,只需列明出处。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