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的十四行诗,第5

我不据有妳的夜,或黎明,或妳清徐的风:
仅有大地,几簇果实的真谛,
因啜饮甘水而圆润的苹果,还有
妳芬芳的土壤它的泥泞和树脂。

自昆奇玛莉妳的眸子拨开,
到妳脚足为我所在的凡特拉,
妳都是我黝黑而熟谙的泥壤:
搂有妳的臀,我似乎又再据有田野的麦子。

阿劳科的女人,或许妳还不晓得
在爱妳以前我怎般忘了妳的吻。
但,我持续的心,记得妳的嘴,

并且一街一街地走过,像一负伤
的人直到觉悟,爱人:我已寻获那
载有许多火山与亲吻的我的归宿。

……………………

自聂鲁达(Pablo Neruda)《一百首爱的十四行诗》(Cien Sonetos de Amor)的第五首(早晨篇)。初译于2012年11月,欢迎转载、引用,只需列明出处。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