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的十四行诗,第2

爱人,路途何其迢迢,才能有个吻,
多少的延绵寂行,方能有妳作伴!
雨中回旋,我们只身跟随那几路小道。
在塔塔尔那是既没黎明也没春季。

但妳与我,爱人,我们自衣裳
下至根处都结在一块儿:
同结于秋日,于水,于臀,直到
没人但仅余我俩:就妳,就我。

想想水流携夹许多石子的
那门心思,还有波罗亚河的三角洲;
想想妳、我,让众多的列车与国度给分隔,

我们只需爱着彼此,
去用所有的混淆、男人、女人、
让康乃馨升起而绽放的泥壤来爱!

……………………

自聂鲁达(Pablo Neruda)《一百首爱的十四行诗》(Cien Sonetos de Amor)的第二首(早晨篇)。初译于2012年11月,欢迎转载、引用,只需列明出处。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