妳那莞尔是一蕊花

妳那莞尔是一蕊花。我的。
整个晌午我大声呼喊。

我的疲惫渴望随妳流浪,似一沉寂的羔羊;

之于我,妳是初晨绽放的所有想象。

可你行过如沙迹,总是匆匆;我茫然
    在失声的山峦,红色暴雨,和扁叶的黯然之间。
我哀伤的心试着越过妳的淹没

妳却隐去,如同我的凝视躲藏自己。

与妳相挨的海平线忽远又忽近。总是如此

妳似飓风的所有想象,所有
    悸动的。

……………………

初创于2011年7月。2012年10月再度修改。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