妳巴国的夜

在妳巴国的夜、灯、巴士,几发
子弹壳穿过;
一缕形躯,近乎殆去,受着
神的藤蔓捏塑——用枪,用血,在
古老的阴茎上发酵,只因

妳有梦。

妳踏过的荆棘是一河
黑魆的呼啸,那里
人们鞭挞、囚牢、围剿
嚎哭的阴道,一口、二口
乃至七八九口,
不停填塞小虫的恐吓,
只是妳爹
不忍。

那处,神的门廊,乳房
糜烂于野合的所有姿势及想象,
都是虎狼的皮,
*断肢的豺豹,一人、二人
乃至七八九人,
妳的字母是欲望,原旨
的囚徒:只是妳爹
不忍。

可战士,先知的战士还索求
墩墩贞节的牌坊,用掷石
用自焚的逼迫,用
火烧的疤、崩毁的鼻梁,
去掩饰
他们洪水延绵的泛滥。

所以醒来,女人,
妳本来注定湮没于幽冥的沧桑,
但妳爹,爱妳,要妳逃逸,
去痛离阳具强加的炼狱,去
追寻、实践

妳的梦。

……………………

起稿于2012年10月31日;初稿完于2012年11月1号。

*断肢:意指断肢法(Hudud)

Advertisements

评论

One Comment so far. 评论已关闭。
  1. .

    这篇诗作的主角是马拉拉。优萨福扎伊(Malala Yousafzai),今年十五岁,巴基斯坦人。她父亲和她都会说英文,并极力推动女性教育。她曾上镜于纽约时报的纪录片《Class Dismissed》,提过自己长大要当医生,后来,再父亲的鼓励下,想当政治家。

    在今年2012年10月9日,一塔利班的阳具(我对混帐的恶称)朝她开两枪,因为她反对他们,而且宣扬女性教育。她即后给进行急救,然后送往英国,如今情况较为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