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上的居住(第一册),第1

死去的奔腾

仿若灰烬,仿若遍布的大海,
在湮没的慢,在空里端,
或从山路顶处传来的十字钟响——
有人听见,
劈自金属的声音,
困惑、笨重、在十分悠远
的方式中磨成尘烬,
或有人记起,或没人看见,还有
梅子卷地的芬芳——
在时间里酸腐,无尽地青绿。

所有都这样的迅速、活生,但是
却毫无动静,像一轴内狂野的滑轮,
短转的马达。
存在,似林木缝口上的干燥缝补,肃穆
但周围皆是,如
枝末纠缠。
但从何处,经哪儿,在什么的海岸?
常时未知的周遭,这般宁谧,
像女修道院旁的紫丁香,或野牛——
蹒跚、没有防备、且前角挣扎着吹号——
舌上的死亡。

所以,在不动中,停止,去看,紧
接,像剧烈的振翅,其上,
如死蜂或数字,
啊,我苍白的心没法接纳
的众多,还有鲜少溢下的泪水,
人的劳苦,痛楚,
蓦然察觉如冰的黑暗事迹,
辽阔的无序,
大海的,于我那歌着走来的人,
仿若人群中的一柄剑。

哈,如今,是些什么筑成众多
鸽子的结聚,在夜与时之间,如受潮的险谷?
那声响已被这般地拉延,以至下坠,
同石子沿路划去,
或是,半个时辰突然增大、延展,
没有任何的停歇。

巍然的葫芦林木曾在炎夏
之圈聆听,
伸拓承有哀愍的植物,
形自有着许多追逐的那些,自事物的饱满:
暗的,且负有重滴。

……………………

自聂鲁达(Pablo Neruda)《地上的居住》(Residence on Earth)第一册第一篇,”Dead gallop”。初译于2012年11月,欢迎转载、引用,只需列明出处。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