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妳已浪迹

自苍茫的夜,我朝妳隐去的墓的山峦
遍撒遗落的曾经。

寂的陨石骤然群落、默泣,如哀的火球;
这南方十字星。

思念借落日的死亡缠绕,自蝉的朝露
袭卷那千叶的哭嚎:

彼时,在哪儿?是否,还会寒冷?

有时,林的灰烬轰得巨响,遍野;
回忆似火塔般矗立。

可妳已浪迹,早已浪迹
如同这心的分崩离析!

……………………

成于2012年,新加坡。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