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目录

黑蓝的天际

黑蓝的天际
压下,
妳平行地掠过。

我伸手一划,沾得泪滴——
它尽这般的永远。

……………………

初稿完于2012年4月6号。

一点统计

百人之中

懂得比常人多
——五十二位,

总是疑惑
——几乎剩下的那些,

乐于助人,只要不耗时
——高达四十九人,

为人不错,因命运使然
——四,或五位,

懂得钦慕却不嫉妒
——十八人,

总缅怀短暂的青春
——大约六十位,

不能小觑
——四十四人

总在害怕某人或某事
——七十七位,

过得幸福
——最多二十几人,

人前蛮横,但本性不坏
——半数以上,

会因时局所迫而残酷
——最好别懂,哪怕是个大概,

事后诸葛
——比事前诸葛更多一些

没有作为
——三十人,
(希望这有误)

痛得身弯,夜黑没灯
——八十三位,迟早这数,

正直
——三十五个,人数不少,

正直又善解人意
——三人,

值得同情
——九十九位,

死去
——无一幸免。
从古至今不变。

……………………

自Wisława Szymborska的”A contribution to statistics”。初译于2014年8月17日,若引用,望列明出处。

真爱

真爱。是否平常,
不假,实际?
只活在两人世界的一对
能给这世间什么?

让人称羡,却不见好处,
百万之中仅一,可又自觉
是必得这般。但所谓为何?
没为任何。
光不知从哪儿照下。
何以是他、她不是别人?
这公平吗?是不公平。
这不有违我们辛苦奠下的公理,
从山峰投下规范吗?这话没错。

看这幸福的一对。
为了朋友,至少收敛一下,
伪装些哀伤。
听他俩笑——是一侮辱。
他们言谈之语——无比清晰。
这对的小小庆典、仪轨、
繁琐的家常互动——
简直是背着世人设下的一大阴谋。

若这模范让今人跟风,
真不知这人间会变得怎样。
宗教、诗歌该依何而立?
该记载什么?该卸下什么?
谁又愿意中规中矩?

真爱。是否必要?
巧智同经验教我们要忽视它,静静地,
像名人对待丑闻那般。
没有真爱孩子照生无误。
它无法让人在百万年内布满地球。
它总是太少。

就让不曾寻获真爱的人
一直说着真爱不在。

唯此他们才能生、死无怨。

……………………

自Wisława Szymborska的”True love”。初译于2014年8月17日,若引用,望列明出处。。

三个奇词

我道「未来」,
未来已成过去。

我说「无声」,
无声倒成有声。

我念「空无」,
空无化成实有。

……………………

自Wisława Szymborska的”The three oddest words”。初译于2014年8月15日,若引用,望列明出处。。

寻他

伊莎贝拉
她每日寻着一个人,
而看见我
可我,找着另一人,
倒遇见她
人说东、西*不怎么相会
而我,与伊莎贝拉
却在每日寻觅的途中
相见。

……………………

*注:此处“东、西”指东方、西方。

自Al Hendi的”In search of the other”(英译源自Gathering the Tide – an Anthology of Contemporary Arabian Gulf Poetry (Ithaca Press, 2011))。初译于2014年7月21日,若引用,望列明出处。

或许,妳是水的耳语

或许,妳是水的耳语,叶片
如云的衷诉,
或是雨林对蜘蛛
的渴求,一月,一年,
一世,
又或清早小路
抱上的石与
雾。

或许,妳是天穹的一艘船,
悠久
如天河的衣裳。

也许
妳是林衣上方烟的字母,像
风、若声;
嫣然,如春日的
晨光。

……………………

初稿完于2014年4月23号,给满珊。

冀九霄的绸缎

若我能有九霄的绸缎,
绣有金晖、银光
以及夜、星、微光的
暗蓝色布匹,
我会把它铺在你脚下;
可我,很穷,仅有梦:
只好拿它陈在你脚下,
当你踏过,轻些——
因为那是我的梦。

……………………

自William Butler Yeats的”Aedh wishes for the Cloths of Heaven ”。初译于2014年4月18日,给满珊。

艺术的真谛

“我们皆知艺术说的都不是真事。艺术是个让人得以看透现实的谎言,表现我们能够理解的真。”

原文:We all know that Art is not truth. Art is a lie that makes us realize truth, at least the truth that is given us to understand.(by Pablo Picasso)

爱我少点,爱我久些

爱我少点,爱我久些,
是我歌之意。
爱或太浓或太烈
不久会成烬。
不想你太冷,
不要你畏缩,不要你张狂;
延绵的爱较
慢凋谢。
爱我少点,爱我久些,
是我歌之意。
若你爱过甚
这情真亦幻。
爱我少点,比之多些,
因我惧缘尽。
我要的不多,
你给的一点
就已足,只需真心
坚贞地陪伴。

……………………

自Norton的”Love me little, love me long”。初译于2013年10月,若引用,望列明出处。

当我死了,爱人

当我死了,爱人,
    别给我吟上挽歌;
别在我顶上栽下玫瑰
    或荫凉的柏木:
就让坟上的青草
    受着雨露的浇灌;
如果你要,就把我记得,
    如果你想,就把我忘了。

我见不着影子,
    我摸不到雨落;
我听不见夜莺
    哀沉地歌唱:
我在暮光间梦晃,
    没有日出,没有日落,
或许我会记得,
    或者将它遗忘。

……………………

自Christina Rossetti的”When I am dead, my dearest”。初译于2013年10月,若引用,望列明出处。

关注

每发布一篇新博文的同时向您的邮箱发送备份。